引言:


有两个相关环境科技的问题已经纠缠了人们好几十年,一个是如何储存太阳能,另一个是燃煤等产生的二氧化碳怎么处理。来自通用电气(GE)的科学家或许有希望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,他们用二氧化碳作巨大“电池”来充分利用多余能量。这种设计同时也能为燃气工厂所用,令其工作更为高效。GE高级工程师Stephen Sanborn表示,这种方式让工厂的那些系统多出不止两倍的输出,从每瓦时250美元的成本,控制到100美元。


他说:“成本会很低,因为你不是在生产能量,而是从太阳或者涡轮机获取能量,储存能量、转化能量。”整个系统能够将储存的68%的能量返还给电网。



虽然整个系统比较复杂,而且需要比较专业的制冷、热转换、能量储存和化学工程,GE在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研究人员。短期内,这种技术通过利用二氧化碳让燃气发电厂的效率提升25%-50%,还极大减少了二氧化碳输出。


Sanborn认为,未来5-10年内,这种能量储存系统就可以实现商用:“我们不是在说汽车电池那样的东西,其结果就是高效、高性能可再生能量系统,极大节约矿物染料。”



在写此篇文章之前,本小编先把自己科普了一遍,关于太阳能和二氧化碳两者之前的关系,本人大概梳理了一下,(说在前面,科学家们请别要求本小编科学严谨,因为本小编身上不具备此种美德)在本小编的一番自我科普之后,应该也能代表一众“科技素人”的脑回路归途——那就是,二氧化碳与太阳能到底是怎样一种相爱相杀的关系呢?


早在2007年的ScienceDaily上就出现过一则报导《利用太阳能将二氧化碳转化成燃料的装置》。据该报导,这种装置将太阳能转化为电能,然后电能用于将二氧化碳还原为一氧化碳和氧气。原文将这个过程称为带引号的“split”。


该项研究由化学与生化学教授Clifford Kubiak及其研究生Aaron Sathrum所开展,在当时已经开发了一个装置原型。因为如果该装置能够商业化,则意味着人类能够在生产燃料的同时削减二氧化碳。




众所周知,在太阳能利用的过程中,其实也会产生二氧化碳。


那么,接下来,再看通用电气的想法。


GE高级工程师Stephen Sanborn解释,这个想法就是用太阳能,通过集中的镜面阵列来对盐加热,同时使用多余的电能将二氧化碳冷却为干冰状,储存在煤电厂的地下。当高峰时段需要额外的电力供给时,尤其是在太阳下山以后,加热后的盐可以再将干冰加热到“超临界”状态,介于气态和固态之间。然后集中到GE特制的涡轮机中,可快速生成能量。


如果实现,那么这种名为sunrotor的设计就能产生足够供给100000户家庭使用的电力。


小编只知道,现代人最初想到利用太阳能的目前,即减少有限的煤产的消耗,同时也等于减少二氧化碳的产生。如今,通用电气却把目光折回到了前任(二氧化碳)的身上。


这是不是有点像爱情里面最普通的一种经历?分手后求复合。


二氧化碳如果有感情,会不会有种昨天被抛弃,今天又被捡回来的感觉?


重新走进原本的世界,泛起想要拥抱你的感觉(把二氧化碳冷却为干冰状态储存起来,这句话只能让感情线千转百回的小编往这个方向YY)。




在现在生活里,或许在科学的世界里亦同。分分合合,从嫌弃到互拥,都是极其稀松平常的事,只要科学家们敢想,就没有什么拖泥带水的可不可能。


那么,本小编就先抢个沙发,在线等第二集。啦啦啦!